2020,大城市忙于「建圈」,小城镇忙于「建村」

实施管理 01-03 20:27发布

2020年过去了,在这里向各位新老朋友道一声新年好,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,和和美美。

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总结过去一年的中国城镇化,我认为是“都市圈”,几乎所有中心城市都忙于“建圈”,一场轰轰烈烈的都市圈竞赛在神州大地打响。

年初我们写过不少文章:《北上广深各自建了一个“圈”,机会风口悄悄在转移》、《都市圈竞赛打响!以后怕是“圈外才一日,圈内已千年”》。

都市圈会给中国带来怎样的巨变?

我的观点是,资源的非均衡分布是客观规律,人类只有顺应规律,集中力量才能办大事。今后中国,圈内城市和圈外城市会有本质区别,再过十年,你会感慨,“圈外才一日,圈内已千年”。

然而,与都市圈的鼎盛形成鲜明反差的是,南北差距增大、中西部小城镇衰退、农村凋敝等公共议题不断出现。

几乎所有人都在问,东北、中西部小城镇以及广大农村的振兴机会在哪里?


01.全国1%的行政村出现电商就业机会

也许不用太悲观,中国的小城镇虽然缺乏巴菲特、贝佐斯、马斯克这样的大企业家,但是有一个独具中国特色的逆生长神器 ,那就是散落在各种犄角旮旯里的“电商村”。

最近我看到阿里研究院发布的《1%的改变:2020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》,强烈地感受到小城镇和广大农村存在的这种逆生长态势。

都市圈时代,大城市正在“建圈”的道路上狂奔,小城镇无法正面迎敌,似乎只能出奇制胜,以农村电商为突破口努力做好“建村”工作。

全国有多少淘宝村呢?截至2020年9月,大约5425个,约占全国行政村总数的1%——报告题目中的“1%”就是这个意思。

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据,意味着全国每100个村庄,就有1个村庄出现了电商就业机会,而且这个数据每年还在大幅增加,就比上年增加了1115个,增幅大约26%。

不仅如此,全国所有淘宝村、镇的年交易额超过1万亿元,同比去年增长42%,活跃网店 296 万个,创造了 828 万个就业机会。

今年是受疫情影响的一年,农村电商的这种逆势增长态势,充分说明数字经济的超强韧性。

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数据,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是沃尔玛,一年销售额大约5000亿美元,约为中国农村网店交易额的3.25倍,但提供的就业岗位只有230万个,不到后者的1/3。


02.农村电商的增长速度,中西部开始反超东部

农村电商这种“逆生长”特质,在中西部和东北地区的农村更为突出。

仔细阅读上述《研究报告》还能发现,最近两年电商向中西部地区蔓延的态势明显加快。

今年,位于中西部、东北地区的淘宝村,就由 2019 年的 172 个,增加到 341个,占全国的比重从 3.99%提升至6.29%。电商镇则由 223 个,增加到 393 个,占全国的比重从19.95%提升至22.38%。

如上图所示,中西部地区电商村的基数虽然不大,但增速普遍惊人,四川、广西、重庆、山西等省份实现了三倍以上的增长,云南实现了6倍的增长,陕西实现了8倍的增长,甘肃、海南则首次实现了零突破。

另外,如果统计各省农村网店创业者的增幅排名,还可以发现,增速最快的10个省市中有9个在中西部,且增速全部超过200%。其中,宁夏、云南、贵州、青海和甘肃位列前五。

除了数量增加,质量方面也没有拖后腿。据介绍,从2016年至今,西部地区皇冠以上的农村网店数量增长了109%,年销售额超过100万的商家数量也增长了60%。

“南北差距”向来是媒体热炒的话题,但从淘宝村的全国分布来看,今年北方地区的农村网店显著增长,从 2019 年的 1246 个增长至 2020 年的1640个,占全国的比重提升了 1.32 个百分点。

这说明数字经济时代,北方地区与南方地区在乡村电子商务方面的差距进一步缩小,呈现出南北方平衡发展的可能性。


03.“电商脱贫”案例在多个贫困县出现

网店经济为何能在我国中西部欠发达地区实现逆生长呢?

根本原因有两个,一是数字经济对地区属性的弱依赖度,只要有一定的产业基础,再加上几个得力的带头人,这个村子就能开始干。

第二个原因是中西部基础设施的突飞猛进,包括交通路网、物流网络、电信网络等基础设施的发达水平,都是十年前不可想象的,也是世界其他国家难以媲美的。

通过阿里研究院的调研就发现,绝大多数电商村庄在出现之前并没有什么“互联网基因”,几乎都可以用“无中生有”来形容,甚至有很多来自一穷二白的贫困县。

2020年的数据显示,农村网店在贫困县的覆盖范围进一步扩大,呈现出罕见的逆生长效应。

全国5425个淘宝村,其中有119个分布于 10 个省的 41 个国家级贫困县,比 2019 年增加 56 个,增速高达 89%,实现交易总额48亿元。

全国1756 个电商镇,其中有106 个分布在 12 个省的 75 个国家级贫困县,年交易总额超过 170 亿元,镇均 1.6 亿元。

观察这106个位于国家级贫困县的电商镇,它们大多分布在河北、河南、江西、安徽、湖北等省份。其中,有 30 个分布在河北的贫困县,有 19 个分布在河南的贫困县,17 个分布在江西的贫困县。

那么,这些贫困县里的农村网店主要卖些什么货呢?大数据显示,品类还挺多,他们卖的产品涵盖了童车、玉石、家具、茶叶、水果罐头等多种轻工品、手工品以及农副产品。

电商脱贫正在成为中西部经济发展的一抹亮色。

有意思的是,部分电商村甚至能够担当一个县的经济引擎,实现“一个村带动一个县”的现象。

比较典型的是江苏省睢宁县,这个县有66万劳动人口,其中21万人干着和电商产业链相关的工作,农民超过50%的收入增加都来自于电商。2018年,睢宁县的电商销售额达到286亿元,增速高达32.8%,而该县GDP才590亿元。

传统的城市发展理论是“自上而下”地带动式增长,也就是大城市带动小城市、小城市带动农村。但在数字经济时代,这个次序居然可以颠倒过来,村庄可以比城市先富起来,甚至可以把周边城市带起来。


04.中西部人口回流,农村电商顺势而为

其实,深入研究区域经济可以发现,农村电商在中西部地区逆生长,也并非孤例。

为啥呢?因为早在前几年,有关春运客流量停增、全国流动人口下降、中西部人口回流的现象就已经出现了。

以下是近年来全国春运总客流的数据,可以发现从2014年开始,春运总客流量就接近停增了,这反映中国人的迁徙方式正在酝酿新的变化,中西部发展的力量格局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。

春运总客流量停增,可以视为改革开放40年来未有之大变局。 

背后的原因想必很多,比如户籍政策放开,比如东部地区高房价导致的人口和产业溢出,但最根本的那个原因一定是区域发展更平衡了,或者说,中西部地区开始富起来了,可以承载更多的就业人口了,“孔雀东南飞”不再是唯一选择。

早在2018年,第一财经日报就发现,包括安徽、湖北、四川、江西、陕西等中西部省份均出现人口回流的现象。

在这股潮流中,农村电商在中西部地区的普遍开花,不过是顺势而为、应运而生的一个小插曲,为农民工返乡就业提供了一个新的承载器。

但是世界上除了中国,其他国家很难找到农村电商这种“逆生长”的现象。它之所以出现在中国,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我国经济和人口的超大规模性,以及基础设施的超高均衡性。

别忘了,中国的城镇化率才60%左右,还有5亿多人生活在农村,而且有9亿多人生活在县域经济圈,占全国总人口的73%,这就是电商在农村逆生长的大背景。

注意,这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“下沉市场”,它为国民经济对抗外部环境提供了巨大的战略回旋余地。


作者:陈一朵 

来源:城市战争


赞赏支持

免责声明:本站言论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仅作参考;如果您对原创归属或转载有异议,请 举报文章 我们将补齐出处或者删除;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出处。


关注微信公众号
扫码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